中环混合还会上演有变数高潮的TCL牙齿《资本马牌》吗?
浏览:20 时间:2024-6-25

据六月23日上市公司TCL技术公告,已确认为中汇集团100%股权混合的意向转让者之一,但目前交易正在进行中,转让方尚未确定。因此,TCL技术在公告中多次提到“最终转让结果有不确定性”,表示结果有变数。

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实际情况也是如此。作为国有控股企业,此前中环集团混合改革引起了太多关注,各机关和企业对此次混合有明确的意向。中汇集团旗下的上市企业中汇股票进一步提高了借贷税,目前市值接近600亿韩元。

外界对这次昏迷的最终结果有很多猜测。TCL技术表示,2020年六月17日收到了《受让资格确认通知书》。但是考虑到中汇集团混合必须产生两个或更多合格的意向转让者,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可以根据加权评分体系将得分最高的意向接受者评价为最终转让者。据大卫亚设,美国电视电视剧(Northern Exposure),最终转让结果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可以看出,TCL技术这次进入国有控股企业的混合并购,仍然面临着很多“不可行”。

资金储备不足,杠杆路线的危险骤然增加。

TCL技术收购中环集团,首先要考虑资金流问题。

剥夺了很多业务后,以半导体面板为主的TCL技术目前市值达800多亿韩元。在过去的几年里,TCL因为经营问题,市值在300亿到600亿之间徘徊。中汇股份和天津弗林是中汇集团的两个上市子公司,目前市值总额已超过600亿元。中汇集团的估值只能在牙齿价钱上,TCL技术的这次并购相当有负担。

除了估价外,能否出钱也是关键。据TCL技术的发表,此次中环集团的转让最低价格约为110亿韩元。这意味着收购中汇集团至少需要110亿元的资金,这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如多目标受让人拍卖引起的转让价格上涨。

据今年第一季度TCL技术透露,截至第一季度末,货币资金约为197亿韩元,如果确定收购中汇集团,TCL技术至少需要消耗55%以上的货币资金。

更重要的是,超过储备货币资金一半的并购金额会对TCL技术造成长期的资金压力。收购本身对TCL技术反而会成为负担。因此,如果资金储备不足,TCL技术有理由相信,通过杠杆收购占中环,减少短期资金储备压力,但同时面临更多的债务压力。(威廉莎士比亚、温斯顿、资金、资金、资金、资金、资金、资金、资金、资金、资金、资金)

伪装的“产业合作”

在牙齿发布中,TCL技术提到了此次并购的战略目的。中汇集团主要从事半导体及新能源材料的自主创新发展,符合TCL技术战略方向和产业发展理念,属于推进公司战略的选择范围和目标。

也就是说,TCL技术收购中环集团的目的是改善产业链。根据上市公司中环股份的2019年年度报告,这两个茄子主要项目分别是新能源材料和半导体材料。据上市公司天津弗林2019年年报显示,其主营业务是印刷电路板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TCL技术自2018年系列拆分业务运营后,只剩下半导体显示器及材料业务。从业务上来看,TCL科技和中转股的主营业务之一有产业关系,与天津弗林没有任何产业关系。

要注意,半导体材料不是重焕股票的强势业务。据2019年年度报告,中央股份的半导体事业收入比例只有7.3%,约为总利润的6%,新能源材料事业对中央股票收入和利润的贡献远低于对利润的贡献。

也就是说,半导体不是中环集团的强势业务,并能给TCL技术的半导体显示器业务带来足够的协同效应。在这方面,TCL技术主张值得讨论与中环集团产业合作的收购目标。相反,中环股权下的新能源材料业务对TCL技术具有良好的收益和收益性,这可以说是TCL技术的收购目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美国电视电视剧)

说到并购的目的,应该提到TCL 2018年的资产重组。当时,TCL以47亿价格出售对600多亿收益有贡献的资产,被怀疑有“资产收购”嫌疑,有不少人损害了数十万TCL股东的利益。

因此,TCL技术收购中环集团的真正目的似乎不是产业合作,而是中环集团旗下的优质资产。

企业并购中“重蹈覆辙”的综合力量令人担忧。

如果观察TCL的发展史,就会发现TCL操作经历了很多大的“吞蛇”收购事件,但大部分最终结果并不令人满意。TCL似乎总是得不到收购要领。

2004年,为了在海外进一步打开市场,TCL多国收购了两家企业:法国通讯社阿尔法特和法国家电集团汤姆森。并购迅速给TCL带来了不少市场认知度和市场份额,但两个收购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并购汤姆森后,TCL通过这次并购扭转了北美市场的战局,但没有打动欧洲市场。2007年,TCL不得不宣布欧洲电视事业破产。收购alpha TT后,TCL未能很好地融合,最终双方被迫分离,因此TCL承担了巨额资产和资金损失。

对于这次并购,TCL技术多次失败后再试。在多次并购失败的经验之前,很难相信TCL技术能在这次中环并购中成为赢家。并购不仅要看运气和理财,还要看后续业务整合和器官管理能力。

基本上没有整合产业链的能力

国有控股企业的混合改革旨在进一步发挥企业的活力,引进其他民间资本,刺激企业的器官发展潜力,有效地拉动产业和产业的发展。参考以前的联通混信,引进的都是实力投资者(BAT、京东等)。

在中汇集团的混合中,100%股权转让,因此国有资本在选择最终转让者时,可以更好地参考受让人的管理能力和资本运营能力。第一,能否在混合后有效地合并业务,能否发挥1 > 2的效果,特别是能否有效地合并中汇集团旗下两个上市子公司的业务,能否创造更强的收益和盈利能力,第二,能否在100%股权收购后通过资本运营,有效地整理各公司之间的关系。

为了满足牙齿两个茄子条件,TCL技术可能会更加困难。另一方面,TCL技术本身的业务经营目前面临着不少挑战。据年报显示,2019年TCL技术销售额同比下降33%以上,郑智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下降85%以上。

去年显示器面板价格跌至低谷,TCL技术元气大伤。TCL技术的成果也表明,仍然面临着来自自身和外部的双重挑战。处于“亚健康”状态的TCL技术,现阶段的经营管理能力令人担忧。

此外,在产业链中,TCL技术的半导体业务还处于开发阶段,上游和下游资源整合能力还不成熟。对于追求产业快速整合的天津国资委来说,显然TCL技术很难满足这些硬性要求。

另一方面,虽然TCL技术落后于TCL集团,但由于近年来频繁的资本运营,TCL技术牙齿上市公司的现金流似乎不在状态。据年报显示,2019年TCL技术投资现金流出达317.32亿人。

由于经营管理、现金流等压力,目前的TCL技术很难满足国有资本对混合转让者的苛刻要求。

综合来看,没有资金实力,产业链整合能力不足,从并购走向未来的TCL技术也很可能参与这次约110亿韩元的并购合并,一下子实现。很有可能重蹈过去的复辙。

门/裕廊公共号,id: Liu Kuang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