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食品和饮料流行之后,很难在“伪生态”下骑虎难下,因为美国代表团的加薪和收获很艰难?
浏览:53 时间:2023-11-28

4月,餐饮业迎来了“黑暗时刻”。4月初,海底捞和西贝因被迫为涨价道歉,价格又回落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只是为了平息消费者的“愤怒”。最近,许多省市和地区的相关餐饮协会向美国使团高喊,要求降低佣金和取消独家合作,这又一次将舆论的焦点带到了餐饮业,暴露了中小餐饮企业在疫情下的恶劣生存条件。受疫情影响,餐饮业原材料、劳动力、租金等成本上升,消费者店内就餐减少也导致商家对外部销售渠道的依赖加深。佣金的增加和美团在“关键时刻”的“两个选择”无疑更糟。与饥饿相比,我们应该开放各种资源,争取平台与商家之间的“冬天”。美团方面无意改变策略,美团内部人士甚至抱怨,在回应外界关于“增加佣金”的质询时,每笔订单的利润不足20美分。餐饮商家被夹在平台和消费者之间,“不友好”的平台规则正成为压倒他们生存的最后一根稻草。根据美国使团过去的财务报告数据,外卖一直是支柱业务,甚至承担着整个平台的“分流”负担。由于店内高利润旅游的下降,稳定餐饮“动刀”的收入利润是可以理解的。这种“杀鸡取卵”的做法使人们质疑“如果皮肤不存在,头发还会附着吗?”。更深层次的思考,也许美团“美食平台”的战略缺陷就在这个特殊的时刻爆发了。美团长期价值的“梦想”会在一年的股价上涨后破灭吗?4月10日,广东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官方微博和公共账号上发布了《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引发了餐饮商家对巨头们的“呐喊”。《函》表示,由于已有数百家餐饮企业收到对美团外卖的投诉,他们代表餐饮企业对美团外卖提出书面交涉,并要求美团在4月17日前做出明确回应,否则将采取进一步维权行动。餐饮业的中小商户一直是弱势群体。面对美团这样的巨擘,通过行业协会站出来说话是无可奈何的。广东餐饮协会在《函》中提出,要求美国代表团立即取消其他垄断条款,如独家合作限制,并在疫情期间减少所有餐饮